Curation: ART·TEXT

Title: ART·TEXT

Date: 15th - 30th Oct. 2016

Location: Gallery of North China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his contemporary text-based art exhibition gathered together eight artists – Tim Etchells, Steve Dutton, Gerald Smith, Yao Shunli, Han Ying, Liu Chunmei, Zheng Mengmei and Chen Li - from UK and China, presented a collision of different concepts on art and text. The works covered a wide range of artistic forms --- the contemporary British text art,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 traditional ink art and traditional calligraphy, presented with various of medium and material --- installation, wall text, window text, floor text, video, audio, performance, drawing, oil painting, design printing, etc., discussed the textuality and characters of aesthetic and conceptual in British and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During the curatorial work in China, I felt significant different of the role of being a curator, and common understanding of cu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UK. As a part of contemporary art, British curators see the exhibition as their artworks, but in China, curator’s role is much more complicated. This experience led me to one of the aims of my next exhibition, to explore the current dominate ideology of curation in China, in the notion of contemporaneity.

By analysing and comparing the Chinese Calligraphy, Chinese painting with words on,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works with Chinese words or word-like figures, as well as contemporary text works of British artists, I developed my concept of textuality of contemporary text art, as well as the understanding of conditions of being a contemporary Chinese text art. This is another aim of my next exhibition, which is to test my theory and further understanding on contemporaneity.

        何为“当代艺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当代艺术”这一词汇被专门用于描述一种特定的艺术形式是在西方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之后出现的。在中国,艺术评论界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明确提出了“当代艺术”的概念,并普遍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是从1985年的“85新潮”开始发展起来的。对于当代艺术的“当代性”的论述和分析,不管是在艺术实践还是在艺术理论领域,都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

        中国著名艺术评论家巫鸿在他2005年的著作《作品与展场——巫鸿论中国当代艺术》中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当代性”进行了详细的论述。他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对其“当代性”的实现往往是通过对绘画在视觉艺术中传统优势的挑战,甚至是否定绘画作为一门独立艺术形式的功能。从艺术媒介、材料和形式上,主要体现为装置艺术和行为艺术,有的断然否定绘画,有的从内部颠覆绘画与书法,还有的则是把绘画与书法重新定位为装置艺术或行为艺术的构成元素。从题材上,“反纪念碑性”、“废墟”和“自画像”则成为最主要的表达内容。

        在以文字作为表现形式的当代艺术作品中,谷文达、徐冰、洛奇等艺术家的作品将传统汉字解构或以汉字为模型自创文字,消除了文字本身的文本性和可读性。对于这一现象,美学评论家刘骁纯基于符号学理论和中国古代易经符象的表达原理,在1994年提出“书象”的概念,认为中国现代书象虽不再属于中国传统书法,但与中国历史上的原始符图、古代易象以及中国书法同属于文字符号的非具象艺术范畴。傅京生在其2011年的著作《中国现代书象》中指出,“书象”在原则上属于“后现代艺术形式”为手法,以书法或文字为资源的,在既有话语背景以及当代话语背景双向关照下,以跨文化语言再造为最终形式的一种艺术创造。

        近年来,随着全球化的飞速发展,“当代”的 “空间”概念,即“地缘政治性”逐渐发展为“跨国界”的特点,从历史经验的角度,“跨国界性”成为社会空间的新特性。

        英国著名的现代欧洲哲学家,艺术理论家Peter Osborne在他2013年的《Anywhere Or Not At All: Philosophy of Contemporary Art》一书中提出,“当代艺术”就是“后观念艺术”(Post-conceptual Art)。一件作品如果被认为是当代艺术做品,应该具有以下六个特点:

  • 必要但不是全部的观念性。 艺术是由观念构成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与实践实例的区别就是“艺术”与“非艺术”的区别;
  • 必要但不是全部的美学维度。所有艺术都要求某种形式的物质性,也就是美学表现;
  • 美学材质的反美学运用。这是艺术必要的观念性的批判性要求;
  • 对艺术材质无限可能性的诠释,也就是跨类别性。这是“后媒介”状态的自由性含义;
  • 彻底的分布——独立艺术作品跨时间、跨材质种类的联合,即物化本体论;
  • 这种联合边界的历史延续性。

        简而言之,如果说观念艺术是反美学的,那么作为后观念艺术的当代艺术则同时具有美学和观念的特性。

        Peter Osborne认为,在美学和观念辩证关系的空间特点,或者在场所和非场所的辩证美学表现上,二十世纪西方艺术主要分四个阶段:

  • 绘画和雕塑的的环境化。从马蒂斯到卡普罗,从壁画主义至极简主义者的否定空间的投入。这是对物体和室内空间关系的一场运动;
  • 艺术的文本化、建筑化、环境化的延伸,以及通过利用设计/建筑或概念化/物质化关系的本质上的模糊性构成通用的艺术概念。这是勒维特、博赫纳、格拉汉姆、史密森、马塔克拉克以及汉斯哈克的时代;
  • 基于非场所的基本角色的认识,对多种多样后建筑都市主义的作品项目进行场域功能的重新定义。如马克迪昂和雷内格林;
  • 通过将艺术品适用并印刻于跨国界艺术空间的跨国界化艺术,即关于场地、非场地和流动的全球辩证场所,这是通过大规模国际展览的机构形式、市场以及艺术家的迁移实现的。这是一个意义深远的矛盾过程,艺术家、艺术机构以及市场模式在地方主义政治、后殖民民族主义和移民之间彼此协调。

        那么,中国当代艺术的当代性,在表现形式和历史发展阶段上,是否也在发生这种变革呢?中国以文字为资源的当代艺术,是否也在现代书象的基础上向以文字内涵为主体的当代文本艺术发展呢?

        由徐汝佳策展的当代中英艺术家群展《艺·书》的意图,旨在从当代艺术“当代性”的角度,邀请英国和中国多位艺术家,作品涵盖英国当代文本艺术、中国当代艺术、传统水墨和书法艺术领域,以墙体、装置、视频、音频、装置表演、绘画等对多种美学维度、材质、空间与时间的阐释,探讨中英当代艺术在文本化运用上的美学和观念特性,通过跨国界的艺术展览和艺术家之间跨国界的互访,寻求中西方当代艺术理念在学术与实践上的双重交流。